配资参谋www.vhdr.cn 余淼杰:美股熔断全球会否再现金融危机?

进入3月,中央多个会议释放积极信号。4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和6日召开的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分别就复工复产过程中的扩大内需、扩大对外开放和打赢脱贫攻坚战等作出明确要求。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趋缓,经济社会发展开始与疫情防控统筹推进。人员流动增加、餐馆开门、商户营业、机关单位逐步恢复正常,企业陆续分批分时段复工,中国经济社会秩序逐渐回归。

过去一个月来,几近沉睡的中国经济是否开始复苏?与此同时,疫情在海外蔓延,美联储降息未能救市,美股熔断,疫情会否导致全球遭遇金融危机?

3月9日,新京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对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余淼杰。

减税重点向生产端转移 可考虑扩大地方债

新京报:2020年我国要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两个关键目标,如何看待疫情对实现目标带来的影响?

余淼杰:

如果要实现我们制定的目标,保证“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我认为,今年我们的经济增速应该保持在4.5%以上才是比较合理的。

从目前疫情发展的情况来看,要实现4.5%的经济增长,国家需要出台比较积极的政策来扶持,需要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双轮驱动。具体而言,货币政策我们已经出台了很多举措,比如调低利率,提供低息或者免息贷款等。

因此,下一阶段的主要工作在财政政策上。一方面,减税的重点要从收入端向生产端转移,现在已经有了阶段性减免增值税的措施。另一方面,还要考虑扩大地方专项债的规模,考虑发行特别国债。

财政赤字率提至4% 不会影响经济长期发展

新京报:扩大债券规模直接影响赤字率,今年的财政赤字会扩大吗?发债过程中如何控制风险?

余淼杰:

今年的财政赤字率可以适当扩大,提高到4%也不影响经济长期发展。美国去年的财政赤字率是4.6%,印度是6.1%,可见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他们的财政赤字都很大,没有证据显示财政赤字率超过3%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如何防风险?如果发行特别国债,那么要坚持特别国债跟着项目走,首先明确特别国债的目标,也就是名称、项目的和用途。具体而言,可考虑较少量发行针对疫情的特别国债(最多1万亿元),搭配较大量的长期建设国债,鉴于疫情影响短期,而基建是长期的。疫情特别国债应专款专用,计入政府性基金管理,不纳入赤字;长期建设国债可以列入赤字。

此外,还应考虑扩大地方专项债。由于特别国债发行流程较复杂,虽然可走快速通道,但也有一定滞后性,因此目前应以扩大地方专项债为主。2020年专项债规模仍将控制在2万亿左右,与去年2.15万亿的规模相当。扩大过程中,一定要注意风险,着重对基础设施需求较大的省份。

如期脱贫要加强定点扶持 按人头给予补贴

新京报:3月6日中央召开脱贫攻坚战座谈会,要求必须如期实现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从经济角度看,疫情对此有多大影响?有何建议?

余淼杰:

今年脱贫攻坚的重点是“三州三区”等深度贫困地区,疫情对种养殖业和农民工复工等的影响程度不同。整体来看,农业仍然是受冲击最小的产业。今年一季度,第一产业会跟去年同期持平或略有下降。

其中,种植业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小,还可以有温和增长。一方面疫情导致工厂或者工程建设项目停工,农村劳动力大量留在农村参与务农;另一方面,现在没有明显证据表明,春耕种子受到疫情负面影响。

但对养殖畜牧业来讲就不同了,家禽养殖估计今年的一季度会出现负增长,因为现在缺少饲料,大量肉鸡被迫处理,禽蛋供应也受到影响。同理,猪牛羊禽肉的总供应也会受到负面影响,我估算第一季度总供应会小于两千万吨。

此外,需要对农民工群体重点关注,帮助他们尽快复工。建议方面,我认为要加强定点扶持,首先排查摸清情况,然后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一起给予补助专项补贴,按人头发放。

5月疫情若受控制 大学生就业影响不会过大

新京报:4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关注到高校应届生的就业问题。今年的应届毕业生会遭遇大范围的“就业难”吗?

余淼杰:

从目前疫情趋缓的情况看,如果疫情不延续到二季度,那么就不会对今年的大学生就业产生过大影响。当然,这里面有两个可能的担忧。

一个是企业预期方面,因为无法准确判断疫情的发展,因此很多企业决策对后期的招工或者扩工存有顾虑。因此,今年的春招的确会受到影响。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如果到5月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那么企业会加速开展线上招聘和线下面试,最终不会大规模影响到大学生就业。

另一个担忧是,在公务员招考或者大型国企方面,目前受到疫情限制,大规模的面试和招人并没有完全展开,中央机关的公务员招录时间已经推迟了。但可以预计的是,如果疫情在二季度得到控制,那么包括大中型企业、国家机关等的人员招录也都会加速。

对整个城镇就业来讲,短期内不会直接影响就业率。一方面,城镇就业率通常是以三个月的变化来衡量;另一方面,现在出现的失业现象主要是由于停工停产导致的摩擦性怠工,随着各地推进复工复产,摩擦性的失业会随着疫情受控而逐渐减少或者消失。

但从长期来看,疫情仍然会对我国的就业带来影响,主要取决于中小企业在疫情中受到的影响程度。中小企业吸纳的就业人数占城镇就业人数的80%,如果中小企业大面积地受到疫情影响,导致停工或者开工不足、关门甚至破产,那么会对今年的就业,特别是蓝领工人的就业造成一定压力。

供给不足导致需求不足 通过线上拉动消费

新京报:如何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把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

余淼杰:

目前中国经济的需求不足,一是受到疫情的限制,二是复工复产还没有完全到位,也就是说,是供给不足导致了需求不足。认清这点很重要。如果复工复产到位,产能供给上去,那么被抑制的消费需求就能够释放。

第三产业当中,餐饮企业线下需求不足这是肯定的,但是也有一些新型消费出现,线上消费反而有所上升,我们必须通过线上来拉动消费增长,对于催生的新型消费要培育壮大,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另外,我们还可以扩大进口具有替代性的产品,来缓解我国因为短时、临时供给不足而产生的问题。

疫情致全球经济放缓 但不足以造成经济危机

新京报:疫情在海外蔓延,多国经济受到冲击,美股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熔断。疫情会否导致全球再次遭遇金融危机?

余淼杰:

我认为,疫情会导致今年全球经济增速放慢,但不足以造成经济危机,有些声音认为会导致全球危机言过其实。

从世界各国对疫情的应对来看,包括中国、欧美各国都采取了降低利率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拉动经济增长,在这样的货币政策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会降得更低。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价值链的中心,因此讨论全球经济危机必然要看中国的表现。

目前来看,尽管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受到疫情影响,但是现在疫情已经出现可控势头。随着复工复产,中国经济有望在三月底或者第二季度进入正常轨道。

作为全球价值链的中心,中国基本上是从东盟、日本、韩国进口原材料核心零部件,经过我们装配生产,再出口到欧盟。

从这个价值链上看,中国的下游美国在第二季度,也就是四月份,刚好会是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可能导致美国部分停工停产,对中国产品表现出更高的需求。我们的产品可以更多出口到欧美去,保证了中国经济的增长。

保证中国经济增长也就拉动了上游东盟的经济发展。从之前两个月的情况看,中国跟东盟的贸易额并没有受到太多负面影响,东盟甚至取代欧美,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这样来讲,中国采取有力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配合,保证全年经济增速在4.5%—5%之间,那么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对全球经济会有明显的带动作用,因此全球经济未必会陷入危机。

至于美股熔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对疫情的预判不足,投资者对疫情的恐慌超过了疫情本身。这跟美国对待疫情的方式有很大关系,目前美国还没有公布疫情的病例数字和具体情况,这会引起投资者的极大恐慌,预期导致股市出现比较过度的反应。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疫情过后美股就会上升,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出现较低的增长率是有可能的,但是并不能据此判断全球经济会陷入像2008年那样的危机。

记者 姜慧梓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余淼杰,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国发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研究领域为国际贸易学、国际经济学、发展经济学。

  中证网讯(记者 周璐璐)据Wind数据,截至3月12日港股收盘,南向资金合计净流入126.99亿港元。其中,沪市港股通净流入91.32亿港元,深市港股通净流入35.67亿港元。

2020年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CES)7日开幕。记者在展会采访中感受到,在多重“中国引力”的吸引下,众多美国科技企业期待加强对华合作。

(原标题:工信部将加大区块链扶持力度)

 


posted @ 20-03-14 02:43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配资公司排名www.nkfo.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5-2025 中信e配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