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是导火索?中注协罕见约谈立信会计所,提示信托年报审计风险

立信称,根据上市公司业绩预告的相关规定,在遵守会计准则的基础上, 基于审慎原则,该公司结合实际情况,进行了第四季度金融资产减值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计提减值准备,不存在前期计提不足及前期业绩虚假或调节利润的情形。

立信称,由于 2019 年度审计工作尚未完成,上述事项对安信信托 2019 年度财务报表 的影响将以最终审计报告为准。

2019年12月31日,中注协发布的《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关于做好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审计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显示,金融、房地产、医药三大行业相关上市公司以及债务违约风险较高、境外业务占比较高、业绩大幅波动三类上市公司将成为2019年年报审计重点关注对象。

三是关注信托报酬的计提和确认。信托合同与公募基金、银行理财等其他资产管理产品合同相比标准化程度较低,且主动管理类和事务管理类信托承担的管理职责不同,不同信托计划的报酬费率差异较大,尤其是对于资金池、伞形信托或其他按净值管理的信托计划,信托规模具有频繁波动,计算复杂。注册会计师应关注信托报酬计算的准确性,评估并测试公司与信托报酬计提和确认相关关键控制设计和执行的有效性;尤其应关注不同年度信托报酬大幅波动的情况,获取信托项目收入清单,抽样检查信托合同、交易合同、投后风控报告,对信托项目实际融资人还款能力、还款意愿实施检查,对相关信托业务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执行重新计算程序。

中注协相关负责人指出,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强金融行业监管,信托行业相关政策持续收紧,信托管理资产规模持续回落,信托相关业务经营风险上升,审计风险较高。中注协提示注册会计师重点关注以下方面:

一是关注相关金融工具的估值和减值。注册会计师应关注新金融工具系列准则的各项规定与要求,关注金融工具估值和减值相关的内部控制设计和运行的有效性,复核管理层确定相关金融及信托资产公允价值计算方法和过程,尤其是对于没有活跃市场报价的金融资产,注册会计师应对公司采用的估值技术、参数和假设进行评估,并与当前市场同业机构的估值结果进行比较分析,并考虑在必要时引入内外部估值专家帮助形成判断;对于金融资产减值,应重点关注公司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法”对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所涉及的模型、重要参数、管理层重大判断和会计估计的合理性。

据安信信托此前公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界面新闻记者根据安信信托公告整理统计,截至2020年3月25日,安信信托作为被告后续披露的涉诉案件至少达35宗,涉诉金额达134.96亿元。

中注协约谈提示三大重点安信信托年报为导火索?立信收上交所问询函

此次,中注协单独约谈立信提示信托业务年报审计风险释放了进一步具体信号。

近期,上海银保监局开具的一张1400万的罚单显示,安信信托存在5项违法违规事实: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违规将信托财产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未充分揭示风险;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 

2020年1月22日,安信信托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9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亿元到-3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31亿元到-36亿元。

对于业绩预亏的原因,安信信托在公告中表示,一是按照财务部的会计准则,对部分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二是因受行业政策调整及市场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业务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据杨玉莹、潘自强在《中国注册会计师》上发表论文称,从营业收入组成看,安信信托发布的三季度报告数据与年末报告数据对比,可以发现第四季度收入中手续费、佣金收入为负,这也是年报披露后立刻发出存在重大调整事项公告的原因之一。公司认为存在部分收入无法收回的情况,将营业收入不确认或部分确认,但是此次收入总额的调整,并不能完全打消对营业收入确认方式的质疑。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立信为6家信托公司提供2018年年报审计,分别是安信信托(600816.SH)、中海信托、昆仑信托、爱建信托、紫金信托、国投泰康信托。

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下称“中注协”)网站日前披露,中注协书面约谈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立信),提示信托业务年报审计风险。

由于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安信信托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即戴帽“*ST”。

作为财务审计“看门人”,会计师事务所的相关工作尽责与否近年来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中注协认为,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强金融行业监管,信托行业相关政策持续收紧,信托管理资产规模持续回落,信托相关业务经营风险上升,审计风险较高。因此,负责审计信托公司年报的会计师,需要重点关注相关金融工具估值和减值、信托报酬的计提和确认等三方面问题。

对于业绩预亏的原因,安信信托在公告中表示,一是按照财务部的会计准则,对部分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二是因受行业政策调整及市场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业务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对此,浙江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杨玉莹、潘自强并不认同,认为该项会计差错更正不排除存在财务舞弊的可能。

立信称,2019 年 1 月 1 日,立信根据财政部的规定,开始实施《企业会计准则 第 22 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并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法”对金融资产计提减 值准备。该方法与过去规定的根据实际发生减值损失确认减值准备的方法有着根 本性不同。在预期信用损失法下,减值准备的计提不以减值的实际发生为前提, 而是以未来可能的违约事件造成的损失的期望值来计量当前应当确认的减值准 备。另一方面,立信结合实际情况,进行金融资产减值测试, 并计提减值准备。

2019年4月29日晚,安信信托发布年度业绩报告,2018年营业收入-8.5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9.97亿元。

二是关注相关结构化主体的合并。注册会计师应分析公司对结构化主体拥有的权力、从结构化主体获得的可变回报量级和可变动性,评估相关结构化主体纳入合并范围的合理性和完整性;当公司持有自身发行的信托计划时,还应重点关注相关结构化主体的设立目的、主导其相关活动的能力、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权益及回报、可获取的管理业绩报酬等因素,关注相关结构化主体合并所涉及管理层重大判断和会计估计的合理性。

目前,安信信托由于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出现了相关诉讼事项,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为避免触发系统金融风险,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公司股票自 3 月 31 日起停牌,将停牌至6月1日。

立信在回复函中表示,经初步复核,会计师认为安信信托披露的上述说明符合公司实际情况。

相关会计师意见显示,经初步复核,会计师认为安信信托披露的说明符合公司实际情况。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执业准则》要求,会计师执行以下程序: 1、了解管理层计算预期信用损失的方法,及关键控制程序2复核公司 2019 年 1 月 1 日首次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调整首次执行当年年 初财务报表相关项目情况,具体包括管理层对金融资产重新分类标准、重新计量 方法、过程及结果。3比较了安信信托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公允价值的确定方法、金融资产减 值准备计提的方法等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本期是否发生变更。

“中注协的这则消息传出后,行业里刚开始很奇怪,信托公司年报的审计风险竟然单独提出来,并上升到了这个高度,还具体到了某家会计事务所,后来一看,正好是安信信托的,它发生过2018年年报10个亿的会计差错和2019年报的业绩预亏问询,这就不难理解了。”一位信托业资深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上交所要求立信对于安信信托的会计实务要求立信就审慎核实并补充披露:(1) 金融资产减值测试的方法及过程,包括但不限于主要参数选取及依据等情况,说明计提金额是否准确、恰当,是否符合会计准则规定;(2)减值迹象出现的具 体时点,本期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前期计提不足的情形,是否存在前期业绩虚假或调节利润的情形;(3)本期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相关政策 是否与前期一致,计提金额发生重大变化的主要原因;(4)是否存在前期信息披 露不充分的情形。请立信公司年审会计师对上述(1)(2)(3)项问题进行核查并发表意见。

立信在此后的回复函中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 8 号——资产减值》、《企业会计准则第 22 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的规定及公司相关会计政策,详细描述了相关金融资产减值的具体方法、模型和减值测试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安信信托发布2018年年报后称,由于工作疏忽,导致营业收入存在差错少计10亿。2019年年报目前虽未正式公布,但在发布2019年业绩预亏30多亿的公告后收到了上交所问询函。

但安信信托2018年报出现10个亿的“会计差错”后,外界开始逐渐出现质疑。

其中,安信信托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外界关注度最高。从2004年至2019年6月末,安信信托历年来的财报数据,均由立信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其中,安信信托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外界关注度最高。从2004年至2019年6月末,安信信托历年来的财报数据,均由立信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前述论文认为,安信信托并没有在原有判断基础之上发现新的依据,将经过公司财务人员、高层、第三方中介机构等多方确认的财务信息最后进行了10.55亿元的巨额调整,超出了会计师客观判断失误的范畴,是否存在蓄意利用会计差错达到某种目的进行财务舞弊需要进一步判断。

对于金融行业相关上市公司,中注协表示,注册会计师应关注银行信贷风险管理,关注贷款减值准备计提和不良贷款处置的合理性,关注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相关风险;关注信托及资产支持证券业务的资金来源、底层资产、资金使用的具体情况;关注股票质押业务相关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的合理性;关注公司资管业务是否存在“资金池”、刚性兑付或利用多层嵌套、通道业务等方式将表内信用风险表外化的迹象;关注涉及P2P信贷业务的上市公司是否按照监管要求予以清退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关注金融工具公允价值、未纳入合并范围的结构化主体等重要信息的相关披露是否充分、适当;对于业务运转高度依赖信息系统的金融公司,要根据业务特点,加大信息系统审计力度。

安信信托称,经自查发现,由于工作疏忽,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表的有关账务处理存在会计差错,导致2018年度营业收入存在差错,少记了10亿元。

记者|张晓云

但另一方面,高管集体出走,百亿产品违约,监管千万罚单,目前安信信托正处于漩涡中。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立信为6家信托公司提供2018年年报审计,分别是安信信托(600816.SH)、中海信托、昆仑信托、爱建信托、紫金信托、国投泰康信托。

据了解,中注协曾多次提示上市公司等公众公司的审计风险,但单独提及信托公司年报审计风险的尚属首次。

业绩预亏30多亿后,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要求安信信托围绕三方面问题,进一步核实与补充材料。其中,立信也收到了上交所的2020 年 1 月 22 日出具的《关于对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业绩预亏事项的问询函》(上证公函【2020】0154 号)。

高管集体出走,百亿产品违约,监管千万罚单,曾经是信托业龙头的安信信托正处于漩涡中。目前,安信信托因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为避免触发系统金融风险,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公司股票自 3 月 31 日起停牌,将停牌至6月1日。

但在安信信托披露2018年年报的同一晚,安信信托也发布了临时停牌公告,也称“因有重大事项待核实,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年报发布第二日,安信信托即将资产减值损失从11亿元调整至21.55亿元,增提10.55亿元。

 


posted @ 20-05-03 02:01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配资公司排名www.nkfo.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5-2025 北京中信e配配资平台 版权所有